张念

张念 主治医师

张念诊所 全科

咨询医生
1次提问
头像

患者

2019-05-10 19:00:31

张医生,我三月份不小心妞了腰,到州中医院做了理疗一周后缓解了,可是就感觉早上起来手指关节肿胀,握不拢拳头,要活动后才缓解,接着感觉肩膀疼,两边都疼,脱套头的衣服吃力,同时刚觉肘关节,膝关节也疼,能耐受,我认为是肩周炎,上周五放假,到我们古城中医院理疗科打算做做理疗,后来医生从我疼痛部位判断是颈椎炎,昨天还是做了一个抽血化验查一下内风湿因子,今早看了是59,医生告诉我应该是内风湿性关节炎发了,我现在吃着甲泼尼龙1/4,别的也没有什么不适,三月份复查时,确实没查内风湿因子,这里医生也说 结果不是太高,建议我先做做理疗一周试试,若关节疼痛缓解,应该就没事,春天天气变化大 ,会出现一些情况,张医生,也不知您上班否,这几天车太挤,先在微信问问,甲泼尼龙我想从明天开始又吃成一颗可以
,还是需要到附属医院做全面化验。谢谢您啦

提示为保护患者隐私,患者上传的文件仅患者本人和医生可见
张念

张念

2019-05-10 19:30:57

您好!
根据您提供的既往史,9年前就有发现类风湿关节炎,结合此次发病的特点,我认为主要原因确实应该是类风湿关节炎的发作。您发的检验报告,除类风湿因子增高外,其他指标基本正常。目前的治疗,我认为可以口服解热镇痛药,如“双氯芬酸”缓解疼痛症状,可以小剂量的服用激素类药物,缓解关节滑膜的炎症反应(无菌性的炎症),但剂量不易过大,用药时间不要太长,否则会引起长期服用激素后全身多项副的反应,不作为类风湿关节炎的主打治疗手段。如症状持续或加重,建议去附属医院的内分泌科或免疫科(医院具体的分科情况我不是很清楚),系统性的应用抗风湿药物。

2次提问
头像

患者

2019-05-11 13:42:38

张医生,这是我在4月22日给您写的病情,当时发给您时提示张医生停诊。我听从针灸医生的建议,没加任何药物坚持做针灸治疗到5月1日,克效果不明显,疼痛没有多少缓解,停止针灸三天,到五月四日再次做了一个风湿因子复查,增高到64多,我非常焦急,直接和我慢性病主治医沟通,他告诉我把激素增加到一颗半(甲泼尼龙片),我从5月5日开始增加激素量,到下午感觉疼痛感缓解,后来疼痛一天比一天缓解了,很神奇,我到周三时直接找到我的慢性病主治医,做了全面化验,基本都是正常了,神奇的是风湿因子降到12了。主治医师认为我的激素不可能停药,我的底线应该是1颗半,长期服用了。

提示为保护患者隐私,患者上传的文件仅患者本人和医生可见
张念

张念

2019-05-11 14:59:47

从您补充的情况看,病因确实应该就是类风湿关节炎。不知道您2000年发现该病后,是怎样治疗和控制的,尤其是激素是如何服用的?您这次发病前有停用激素吗?停用或减量的具体情况和时间是怎样的?

3次提问
头像

患者

2019-05-11 22:10:15

当时到州医院确诊后就开始使用激素 应该是强的松每天12颗,当时吃激素出现应激反应,头疼,晚上特别天,直到有一天昏迷了,才发现我的血压高到180,差跌死了,我恨死了州医院的那个寸医生,我告诉她头疼,还说我没有忍耐一性,同时还出现右手食指指尖缺血变黑,疼不住,还要让我忍耐,一个月后我出院,重新找到我现在这个主治医,当时用了来氟米特,腹部打肝素针,接着做了环磷酰胺化疗两年半,病情终于有了控制,当时我记得所有会诊的医生都说我的右手食指要截肢,因为出现指尖坏死,我的主治医说,小苏:再等等,自己慢慢清理,不做最坏打算,我听了医生的话,整整用了10把手术刀,自己慢慢清理,我把我的手指保住了,待会照一张给您,只是原来对比照没有了,虽然手指慢慢好转,可我的抵抗力太差了,随时感冒拉肚子。古城人民医院都不敢收我,每次都得到附属医院去,2014年开始牙疼,疼死我了,直到2017年在全麻手术下拔牙,别人7天出院,我住了20天 伤口愈合不好,出院一周出现大包性鼓膜炎 又住院,已经是医院常客了。直到17年5月后开时接触养生,身体健康状况不断好转,不断减激素去年我还问您呢,直到减到1/4,诺,4月份开始犯病了,现在疼

提示为保护患者隐私,患者上传的文件仅患者本人和医生可见
张念

张念

2019-05-11 23:33:11

不好意思,周末晚上朋友相聚,一直没时间回复您。
类风湿关节炎的治疗,是一个长期、漫长的事情。因为到目前为止,它的发病机理还不是非常的清楚,所以总体的治疗效果还是差强人意。激素确实在治疗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,但它的维持剂量的多少,个体差异大,最好有固定的医生跟踪随访。同时,“久病成医”这个成语用在类风湿关节炎患者的身上,非常的贴切,在长期生病、就诊的过程中,自身的感觉有时也非常的敏感。所以,患者和医生的长期沟通,对您疾病的控制非常关键。建议您固定医生,定期随访,哪怕是病情稳定也要如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