余佳

余佳 副主任医师

武汉大学人民医院 肝胆外科

咨询医生
1次提问
头像

患者

2019-10-11 15:36:17

您好余教授。我一位长辈亲戚,女性,44岁,一直是乙肝携带者,有家族史(可能因为那个年代疫苗不普及),也未有进行规律的抗病毒治疗。今年发现肝右叶有肿物,大概4cm。甲胎蛋白今年也突然增高很多倍,达到500以上。肝功基本正常,影像学未发现硬化。在当地和北京分别做了增强ct和核磁。医院怀疑是肝癌,需要手术切除。抗病毒药物在今年查出肝癌后已经开始吃了。我想也听取一下您的专业意见,这个情况确实是有手术指征吗,毕竟风险较大,是否还有别的方法?另外这个情况能否看出分期?五年、十年生存率乐观吗?敬待您答复,感谢。(我手上只有核磁,把报告传给您了,片子不太容易拍清楚)

提示为保护患者隐私,患者上传的文件仅患者本人和医生可见
余佳

余佳

2019-10-11 15:37:06

您好,问题我刚已看到,因为手术/病房/门诊/值班工作繁忙,稍后晚点有空时我会尽早回复您。怕您着急,故先告知一声,请勿回复这条消息,以免浪费追问机会。

余佳

余佳

2019-10-11 18:24:27

您好,感谢信任与等待。
结合病史和检查资料,主要问题有:肝占位病变
肝右叶肝癌可能 约4.4cm 慢性乙肝感染 肝右叶小血管瘤约0.6cm。
您关切的要点应该在于:肝占位病变性质?能否排除肝癌?进一步如何治疗?病情预后怎样?

目前结合乙肝病史、肿瘤标志物AFP明显升高,以及磁共振的结果提示增强后肿块有明显的不均匀强化,首先还是要考虑肝恶性肿瘤,约4.4cm较大肝癌可能大。临床上一般以肝细胞性肝癌HCC多见,此外还有肝胆管细胞癌ICC,混合型癌等等。

原发性肝癌的病因及确切机制尚不完全清楚,目前认为其发病是多因素、多步骤的复杂过程,受环境和因此双重因素影响。研究表明,乙型肝炎病毒和丙型肝炎病毒感染、黄曲霉素、饮水污染、酒精、肝硬化、性激素、亚硝胺类物质、微量元素等都与肝癌发病相关。

对于中国人而言,乙肝病毒感染是引起肝硬化、原发性肝癌最常见的病因。在众多的慢性乙肝感染者的不同长短的病程中,相当部分人会肝纤维化、肝硬化、肝腹水、消化道出血甚至肝癌发生。因此,也是我上次特别提示你应予以重视排查的原因。

总体来说,肝癌治疗策略很多,手术切除,肝移植,介入栓塞,消融,药物化疗等。
对于您家人来说,肝纤维化、肝硬化可能还不太严重,肝肿瘤还不算太大,可以优先考虑手术切除,术后病理检查能够明确诊断。病人还很年轻,如果当地医院有条件,可以考虑腹腔镜下肝部分切除术。
肝癌切除术需要做充分的术前评估,侧重于病变局限于肝脏的可能性,以及肿瘤的大小和位置、患者的基础肝功能是否允许进行切除术。应通过肝功能储备实验、肝容量分析评估残余肝脏的体积和功能。
如果非常拒绝手术,那么还可以考虑介入栓塞或者消融治疗处理,但总体效果会差一些。肝癌病理分期需要结合术中和病理结果判断,目前只能粗略临床估计中期左右样子,但不够准确,毕竟连肿瘤具体病理分型和分化程度都还不能知晓。

肝癌术后生存预后时间受到患者肿瘤大小、切除范围、肝功能分级、肿瘤类型和分化程度、基础疾病、后续治疗等很多方面影响。所以具体到每一个患者可能难以估计具体生存时间。
在一项纳入116例因HCC接受腹腔镜下肝切除术患者的研究中,在中位时间为94个月的随访时,手术范围较小组的3年和5年生存率分别为66%和59%,而手术范围较大组的上述生存率分别为74%和62%。十年生存率就已经非常小了,没有太多的有价值的数据,现在过于关注这个意义不大的。

如果病理确为恶性也别太担心焦虑,这样还没有肝内转移或者远处转移的肝癌总体预后也比较不错的,术后再继续肿瘤综合治疗巩固。我们一起努力为患者长期生存而努力吧。
希望我的回答能够帮助到你,祝安康好运!

2次提问
头像

患者

2019-10-11 18:48:38

非常感谢您的详细答复!另外,我知道肿瘤医生都不太愿提数字,但作为亲戚,在积极治疗的同时,有些冰冷的数据和客观事实我们需要知道(即便是瞒着患者),以便做好最差的打算。您提到的数据中十年生存率已经很小,是否意味着五年内生存率更有参考意义,而存活超过十年的可能性并不大?也就是说依照现在的情况,即使积极治疗,也要同时做好心理准备呢?比如她能否有幸存活到安度晚年(只按照平均数据看)之类的。

余佳

余佳

2019-10-11 19:02:53

00:00
时长 1'43"